隔而不隔作文800字

2020/9/24 3:39:00 手机版

  爷爷是个老教师,教语文的,桃李满天下,就是不爱教我。

  虽不懂文绉绉的话,却不妨碍我对懂得吟诗作对的人由心而生的崇拜,“花间一壶酒,独酌无相亲”,意境醇厚悠远。爷爷闲时也诵些诗,记忆尤深的便是某天下雨后,他攀望外屋之夏,华韵内敛,芒光暗藏,吟哦了一句:“连雨不知春去,一晴方觉夏深。”自己也不知为何偏是记住了这句,可能是小孩子心性,对春夏有着不可名说的向往。

  后来,爷爷也陆续教了我一星半点,不论是“绣口一吐,半个盛唐”的李白,还是“青箬笠,绿蓑衣,风波皆定”的苏轼,都让我深感珠玉在前。而爷爷的缄默,让我依旧保持着对诗词最初的那份悸动。爷爷从不帮助我去理解一首诗,他说你自己和诗人去交谈,去理解他们。

  我想,我和这群诗人,还隔了很远,很远。

  后来,又是一个下雨天,我坐在爷爷经常坐禅问道的小席子上,看雨打芭蕉,想着李清照的那句“知否知否?应是绿肥红瘦”。

  那时,爷爷已经不在了。

  而我却始终没有学会和诗人去交谈,我们相隔了千年,跨越了唐宋元明清,我们处于不同时代,没有相同的境遇,我们,相隔甚远。

  外面的雨渐渐停了,雨声残残,接连下了几日的雨涤去尘嚣,仔细想想才发觉已是六七月间了。一时,一阵悸动涌上我的心头,仿佛是沉淀许久的时間线把我拉回了最初的时光,我好像又见到了那个安静又慈祥的老人,在蕉房的帘外,吟诵“连雨不知春去,一晴方觉夏深”。

  这首诗,叫《喜晴》。

  到底是爷爷吟的诗,还是范成大吟的呢?墙下笋出成林,而此时此境,正如冯骥才所说“感觉是找不到的,只有等它来找你”。我终于明白了这首诗的意境。

  我想,我受诗的熏陶也是如此,在这样一个时刻,我才突然察觉,我同这些文人墨客、迁人骚客,即使隔了许久的岁月,但情感是不隔的,因为诗心还在。

  我们隔了湘雨廊桥残雪的千年岁月,却隔不开这段恍悟人生的情感,我们隔着一场雨,却隔不开这个夏。

 

CopyRight @2020 xuexi.zqnf.com 课后学习网 All Rights Reserved